博库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神域看大门 > 23. 密会 第(1/1)分页

23. 密会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我在神域看大门》最快更新 [lw77]

    圆月如轮,璀璨星河似是夜幕下闪亮的丝带,将天空点缀得愈发浩瀚神秘。www.yayan.me

    此刻已过子时,整个扶桑神宫幽然无声,树叶沙沙作响,偶尔传来几阵灵鸟啼鸣,显得夜色格外寂寥。

    鬼魅的身影灵动闪至假山之后,自一片茫茫翠色竹林中一跃而出,飞速向北侧略去。

    阿黄舔了舔灵巧的爪子,隐蔽在一片巨大的灌木丛中,只见它小小的身板挺得笔直,有些鬼鬼祟祟地抬头望着远处。

    不消片刻,堪堪避开天字队巡视的一抹紫色劲装由远及近,身形灵动,不输鬼魅。

    ——阿曦!

    赤金色的大眼聚满了晶莹的泪珠,阿黄未在顾及其他,纵身一跃扑到了面前之人的怀里。

    容曦紧咬着下嘴唇,双臂用力地将灰黄幼兽搂在怀里。她将脸颊贴近阿黄柔软的短毛,近乎贪婪地感受着重逢的温度。

    ——我的阿黄,长大了点呀。

    静谧的夜晚,神宫最西侧的草堆里,传来阵阵小兽呜咽的声音。

    容曦轻轻捏了捏阿黄尖尖长长的耳朵,又揉了揉它圆嘟嘟的脸颊。

    ——他们欺负你了吗?

    他们,当然指人人敬仰的帝神大人和他赫赫有名的坐骑,遮天神君。

    阿黄歪了歪头:

    ——帝神大人冷冰冰的,他好像对谁都冷冰冰的,平常表情很是吓人。他让我住在扶桑神殿里,不准乱跑,不准现原身,哎嘿其实我也不敢乱跑,我时刻谨记阿曦的叮嘱呐!

    传音到此处,它使劲攥着毛茸茸的爪子,一脸愤愤的表情:

    ——阿曦,那遮天神君真不是人!只要他出现,我准没好日子过,不是提着我后颈到处乱溜达,就是拽我耳朵和毛发,好生讨厌!

    阿黄两只耳朵直挺挺向后,显得小脑袋顶圆溜溜的。www.roumeng.me

    ——可是我又打不过他,就只能扒乱他头发,咬坏他衣服,让他也不好过!

    它说完,举起右前爪恨恨地扒拉了几下地面。

    ——噗,看来你确实不太“好过”,但你也不赖啊,还能揪乱大罗级神君的头发。

    容曦眼角弯弯,传音夸赞道:

    ——我的阿黄真厉害!

    阿黄闻言,挺直了小胸脯,原本沮丧的情绪瞬间被抛至脑后,微微抬着下巴。

    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静静窝在自己主人的怀里,容曦摸着它背后光滑的毛发,面上一片柔和,主仆二人用心音传递着悄悄话,似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我当是谁呢,原来藏这里来了。”

    突兀的男音划破寂静,一双青缎粉底靴沉稳有力地踏在灌木丛上,身着青衣玄纹云袖衫的黑发男子现于空中,浓眉之下双眼弯弯,笑意未达眼底。

    容曦身型一滞,此人何时出现的,竟完全没有察觉!

    压住心底的震惊之感,她轻轻将阿黄送到肩头,声音些许清冷:

    “参见遮天神君。”

    遮天冷眼瞧着眼前容姿平凡的女人,视线聚焦在灰黄幼兽紧紧抱着对方脖颈的爪子上,眸中闪过一丝不快。

    “你就是这小家伙人界认的主人?”

    “回禀大人,正是在下。”容曦的回答不卑不亢。

    青衣男子面上多了几分疏狂,嗤笑道:“区区天灵,不过尔尔。”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嘴角上扬,目中狰狞之色渐浓:

    “看来斩断神契,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容曦眉眼微蹙,暗中攥了攥拳:

    “确实太低级,入不了大人的眼。”

    说完她抬手顺了顺阿黄的背毛,妖冶瑰丽的紫眸平视着眼前的男子:

    “可帝神大人已经准允,让卑贱的在下再做它百年主人。”

    遮天有一瞬间的愣怔,一是因对方提及帝神,二是他紧盯着面前紫衣女子与面庞极不协调的眼睛,远古记忆中某张脸蓦地现于脑海。

    他神色一凛,指尖闪过零星青芒,似是要有所动作,电光火石间,身体却瞬间僵直了一下。

    “你...”他收起厉色,无奈地闭了闭眼:

    “嘴巴倒是厉害…”

    “你还好意思站在这,不知道现在是宵禁时刻吗!”

    容曦有些狐疑地望着他,刚才,他分明想动手的。

    只见传说中的遮天神君些许失态地指着她肩膀上的阿黄,几分佯怒道:

    “又偷跑出来,这两天偷跑了几次了?每日的灵食都快被罚没了,还不长记性吗!”

    阿黄朝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倒是一点也不怵场。

    容曦侧头,脸颊滑过阿黄软软的鼻尖。

    ——回去吧,你没事就好,再等等,再等等我就能接你回来了。

    灰黄幼兽额头抵住紫衣女子的眉心,不舍地跳离了她的肩膀。

    遮天冷眼瞧着容曦的举动,待阿黄走近身侧,一把提起它的后颈,不顾对方张牙舞爪地挣扎,往自己头顶上一丢,转身欲离开。

    “遮天神君。”

    容曦见青衣男子停住脚步,前身微躬,作揖道:

    “当年阿黄的母亲曾告诉在下,混沌造化之物本就应遨游两界,俯仰天地,其藐沧海于无物的心境令人敬叹。奈何容曦等阶低微,并不能将这份豁达传递给阿黄。”

    她将头低了低,诚恳道:“望神君言传身教,多带它感悟世间磅礴气势,曦不胜感激。”

    遮天并未回头,青色背影兀自远去。

    “这种废话不用你说。”

    ......

    容曦注视着早已看不见人影的夜幕,她看向空中明晃晃的圆月。

    应该回去了,但是她还想去一个地方。

    只见紫色女子略微迟疑,便隐匿了身形,往神宫主干道飞去。

    繁星之下,她离开的地方,几十丈高的寂寥夜空,皓衣银发,一双金眸无声地显现。

    -

    夜晚的濯缨水阁与白日略微不同,皎洁的月光下,谭中水汽愈发浓郁,纱幔间质朴的帛画多了几分朦胧之感,氤氲在谭中水雾间,看不真切。

    容曦依靠在不远处盛叶如盖的巨大灵树之下,感受着背部树干竖纹明显的突兀感,紫眸含波,透着些许不明的意味。

    她的视线越过那几名元灵级守卫,目不转睛地盯向雾气间的帛画。

    离开人界,已经十年了。

    人族的生命确实渺小,寿元也确实短暂,她的简介:飞升神域的第十年,容曦在荒无人烟的落霞山看大门。

    

    夜幕降临,她本应和阿黄缩在房间里,准备明日扫洒大殿的事宜。

    

    现在。

    

    她立在三生池入口的禁制处,双手举着帝神沐浴所用的衣盘,站得笔直。

    

    风越来越大,卷出了巨大的漩涡,几点金光飘忽其中,渐渐聚集,耀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恭迎帝神大人。”

    

    容曦弓起腰,将衣盘前伸,脸埋在双臂之间。

    

    颀长的身影自她身侧经过,没有任何停留,径直走入了禁制。

    

    ……

    

    她默默收回双臂。

    

    很好,忽视是最稳妥的安全。

    

    *

    

    后来,她混进神域权力中心,入编神兵团天                        ……
?include file="E:\wwwroot\Simplified\ads\lin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