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满级戏精给反派当后妈[五零] > 70-80 第(1/27)分页

70-80 第(1/27)分页

 推荐阅读:
    第71章

    郎才女貌虽然养眼, 但也刺痛了很多人的眼。【采文阁】

    这些人中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看着相携站在一起的苏蔓青、萧旌旗, 眼里都是羡慕嫉妒恨, 但却用尽浑身解数也毫无办法。

    不管是萧旌旗,还是苏蔓青, 容颜、气质都是顶级。

    哪怕心中嫉妒得吐血,所有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站在一起非常相配, 相配到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人能比拟, 也没有资格拆散。

    “你怎么来了?”看着眼里都是自己的萧旌旗, 苏蔓青明知故问。

    她脸上是娇俏的笑, 眼里是浓浓的情。

    “我想跟你一起回家。”萧旌旗很自然地接过苏蔓青手里的包,打开一旁副驾车门, 赵铁柱被他打发去干别的事去了,回程的车他开。

    带着甜蜜的心情,苏蔓青抬起一只脚准备跨进车里。

    “苏蔓青同志, 你不是结婚了吗?怎么还随意勾三搭四?对得起你的爱人吗?”就在夫妻二人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时, 一道非常煞风景的声音突然响起。

    很尖锐,也很大声。

    顿时不仅是吸引目光,也引来了围观者。

    转头, 苏蔓青看向完全不认识,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脸自信的年轻女孩, 侧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萧旌旗。

    看来这是萧旌旗的爱慕者。

    萧旌旗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也冷得像寒霜, 甚至因为生气, 身上冒出了一股淡淡的杀气。

    这股杀气让很多人心中胆寒不已。

    面对浑身都冒着冷气的萧旌旗, 戚美彤不仅不害怕, 还得意极了,甚至高高扬起了头颅,她认为萧旌旗的生气是因为苏蔓青的伪装被拆穿。

    如此优秀的男人肯定接受不了自己被欺骗感情。

    想到这,戚美彤看向萧旌旗的眼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爱慕。

    “你父母没教你什么叫做家教吗?”

    萧旌旗怒了。

    原本他不想跟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姑娘计较,但小姑娘的话牵扯到苏蔓青,无故搬弄事非,这种人的人品绝对不适合待在军区。

    “什么?!”

    戚美彤没想到萧旌旗会这样说自己,在震惊加意外的同时脸也变得通红。

    被喜欢的人这么说,是个人都会难堪。

    “你如此没有家教,那就是你父母的问题,说出你父母是谁,我会亲自上门请教他们是怎么养出一个嘴碎无故说人事非的子女,就你这种品行,没有资格待在军区。”萧旌旗平时话不多,但不代表不会说话。

    看着全力维护自己的萧旌旗,苏蔓青眼里都是星星。

    她男人太帅了。

    “这位同志,人家女同志也没说错什么话,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做人难道不能大度一点吗?”因为戚美彤这一闹腾,围上来的人已经很多。

    很多人都没有听到苏蔓青最开始叫萧旌旗名字的那一声,也就不知道萧旌旗是大名鼎鼎的萧旌旗,才敢强行站在正义的一方出头。

    毕竟这不是后世,不是影视横行的时代。

    出头的是个男人,这个男人看向苏蔓青的目光充满了淡淡的怨。

    吕明亮原本以为苏蔓青是位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没想到居然是个乱搞关系的女子,这样的人怎么配得到他的喜爱,真是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

    原本苏蔓青是在看戏,但居然有人不分青红皂白指责萧旌旗,她不爽了。

    非常的不爽。

    看着吕明亮,苏蔓青的脸寒了下来,“你说他不大度,你说这话经过调查取证了吗?”

    吕明亮的眼神闪烁了几下,避开苏蔓青那双清澈的大眼,按照自己的理解回答道:“这事需要调查什么?大庭广众下这么说一个女孩子,本身就代表着没有风度,难道我说他一句小气还不应该?”

    苏蔓青被吕明亮的天真差点气笑。

    “那你听清楚她刚刚说了什么话吗?”指着戚美彤,苏蔓青的眼眸都是火焰,能灼伤人的那种。

    “本来就没说错,你都结婚有三个孩子了,怎么还乱跟其他男同志拉拉扯扯,这事没冤枉你吧?”吕明亮看向苏蔓青的目光里也带着火焰。

    他不喜欢不自爱的女孩。

    “啪!”

    非常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苏蔓青直接甩了自以为是的吕明亮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不仅打懵了吕明亮,也让围观的人群震惊了,谁都没想到看着娇娇柔柔的苏蔓青性格居然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你……你打我!”捂着被打的脸,吕明亮震惊地看着苏蔓青,他全身都在颤抖,是气的,要不是为了展现大度,他真的会反打回去。

    “打的就是你,因为你嘴贱,该打。”苏蔓青说这话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

    萧旌旗捧起苏蔓青刚刚打人的手,用手不停地擦拭着。

    他觉得吕明亮的脸脏,脏了媳妇的手。

    看着毫不避忌的萧旌旗与苏蔓青,人群里顿时传出了很多议论声。

    “这位女同志怎么能随便打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就是,乱打人就算有理也变没理了。”

    “但人家也没说错,没有经过证实的话可不能乱说,乱说造成的后果谁来承担。”

    “换做是你们被人无故指责乱搞男女关系你们也能心平气和地跟人笑脸相迎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别劝人大度,那是没割到自己的肉。”

    ……

    议论声里有人附和吕明亮的话,也有人为苏蔓青与萧旌旗辩驳。

    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萧旌旗身上的寒意更重,就在他打算说清楚自己跟苏蔓青关系时,苏蔓青抓住了他的胳膊,胳膊被抓,萧旌旗对媳妇更加的愧疚与心疼,但最终还是默许媳妇来处理当前这事。

    苏蔓青水灵灵的大眼扫过人群,她的目光非常清澈,清澈到没人敢与她对视。

    然后,她笑了起来,笑得端正又大方。

    看着如此落落大方的苏蔓青,不管是戚美彤还是吕明亮心中突然有种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见没有人敢跟自己对视,苏蔓青才用修长的手指把垂落耳畔的发丝挽于耳后,看向萧旌旗。

    彼此对视着,所有人不仅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情,也能看出彼此之前默契的信任。

    这:……

    心思龌龊的人内心开始忐忑,心思光明的人则眼神发亮。

    好像事情要反转,有些人要被打脸了。

    “他叫萧旌旗,是xx空军司令部的政委,是我苏蔓青的合法丈夫,我们于1950年领证结婚。”苏蔓青的视线扫过戚美彤,也扫过吕明亮,里面有着毫不掩饰的讽刺,然后才接着说道:“请问,我们是国家承认的合法夫妻,你们俩凭什么诬蔑我们?凭什么说我们勾三搭四。”

    听到苏蔓青的话,戚美彤与吕明亮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

    但理智却告诉他们,这确实可能,萧旌旗在他们军区可是名人,因为萧旌旗的战功,他这个年纪才拥有比同龄人高得多的职位。

    他们可能没见过大忙人萧旌旗,但绝对不可能有人敢假冒萧旌旗。

    浑身颤抖着,戚美彤知道得罪空军司令部政委的后果。

    不甘地她瞪着惊惧的眼睛,努力运转着大脑,然后就想到了大毛那几个孩子,大叫道:“说谎,你说谎,你不是有三个孩子吗,按照萧旌旗同志的年龄,他不可能有三个这么大的孩子。”

    人群里一些知道萧旌旗情况的人看向戚美彤的目光带上了怜悯。

    至于吕明亮,他的目光也在戚美彤的这句话中亮了起来。

    “这事我来解释。”

    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从人群外响起,人群分开,露出一脸沉重表情的何秀媛与姚雯丽。

    她们俩下班稍微晚了点,没想到会让苏蔓青受到这样的委屈。

    真是她们的失误。

    “何主任,姚教导员。”何秀媛与姚雯丽是军区成立的时候就在军区的,不管是她们的背景还是职位,在场所有人员都知道,大家赶紧低垂下头颅。

    “何主任。”苏蔓青也看向何秀媛。

    “妹子,让你委屈了,是我没把工作做好。”走近苏蔓青,何秀媛拍了拍苏蔓青的胳膊,然后对萧旌旗点了点头,才转头看着众人说道。

    “大毛那三个孩子确实不是萧旌旗同志的,但他们是萧旌旗同志收养的烈士遗孤,孩子们正是因为得到苏蔓青同志三年来悉心照顾才能快乐成长,不是亲生,却比亲生的感情还要深厚。”

    所以苏蔓青没有嫁个半老头,人家嫁人的对象不仅是人中龙凤,品行还高洁。

    理解到这一点,人群里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心思龌龊之人早就羞红了脸。

    方夏阳也站在人群里,之前他也为苏蔓青说过话,此时见证了真相,他除了祝福就是欣慰。

    他喜欢的女孩不仅温柔大方,人品还贵重,不愧是他看上眼的。

    站在何秀媛身边的姚雯丽视线威严地扫过神色各异的众人,也表露自己的立场,“我能为萧旌旗与苏蔓青两位同志的夫妻关系作证,我们整个领导家属区的所有领导都能他们作证。”

    说完这话,她冷淡地看了一眼戚美彤、吕明亮。

    这两人严重败坏了军区的形象。

    任何时候,不管是做事还是做人都必须按照实事求是的要求进行,而不是臆断,臆想。

    看来,这两人的思想有问题,不适合留在军区。

    心中下了决定,姚雯丽看向戚美彤与吕明亮的目光就更冷淡。

    戚美彤与吕明亮惊得差点就站不稳。

    “对不起,苏蔓青同志,是我误会了你,我道歉,请求你的原谅。”戚美彤能进入军区工作,除了家庭因素,智商还是有的,发现事态不对,赶紧低头认错。

    吕明亮也低头,“萧旌旗同志,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就胡乱开口,给你造成麻烦,我郑重向你道歉,对不起,请你跟苏蔓青同志原谅我。”

    面对低头认错的戚美彤与吕明亮,大家的视线都停留在了苏蔓青与萧旌旗的脸上。

    萧旌旗看向苏蔓青。

    原不原谅他都无所谓,他主要看媳妇的态度。

    “我们不原谅。”苏蔓青淡然的开口。

    戚美彤大吃一惊,看向苏蔓青的目光中带上了委屈,她不过是误会了,也就说了苏蔓青一句,也没给人造成什么后果,怎么就不能原谅。

    真是太小气。

    这样一想,她的视线就不受控制地看向了萧旌旗。

    结果萧旌旗根本就没有看她,不仅没有看她,其他人都没看,他的视线只停留在苏蔓青的脸上。

    表情很冷,但看向苏蔓青的视线里却都是温情。

    见戚美彤这个时候还有心惦记自家男人,苏蔓青顿时火了,冷笑一声,“别说我计较,也别说我不大方,那是因为今天有何主任与姚指导员为我们作证,因为她们的身份才没有人敢质疑,请问,事情发生时我的解释谁听在耳中?谁信了?换言之,如果这样的事落在另一位无辜的女性的身上呢?没人给她作证她又会如何呢?”

    苏蔓青的话问住了所有人。

    确实,最开始没有人知道萧旌旗身份,也没有人知道苏蔓青的背景,那时候他们俩的解释不仅没有人信,还被不停质疑。

    哪怕已经证据确凿,戚美彤都能用萧家三个孩子来反驳。

    何秀媛与姚雯丽也若有所思。

    “所以,不管是这位女同志的道歉,还是这位男同志的赔礼,我跟萧旌旗同志只接受,但不会原谅。”

    说完这话,苏蔓青进一步解释,“接受道歉是因为你们确实污蔑了我跟萧旌旗同志,你们该道歉;至于不原谅,则是因为这事必须成为思想学习的典型,我们是政治部,如果我们工作人员的思想不端正,不能凭事实证据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