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满级戏精给反派当后妈[五零] > 60-70 第(1/32)分页

60-70 第(1/32)分页

 推荐阅读:
    第61章

    沈阳城里早就张灯结彩, 人头攒动,英雄归来的道路两旁挤满了热情的民众,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最灿烂的笑容, 很多人胳膊上还挽着菜篮子。【苏荷阁】

    菜篮子里有白面做的馒头、包子, 还有鸡蛋,苹果。

    这是人民自发地想向英雄们献上自己力所能及的粮食, 也想向这些保家卫国的战士表达他们过得很好,谢谢人民子弟兵的付出与坚守。

    大毛三兄弟随着卡车的前进看到了太多的洋溢笑脸, 他们的情绪也全都被带动起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站, 他们的心脏砰砰地跳动起来。

    他们感受到了激情, 来自百姓与军人的激情。

    是自发的。

    “爸爸……”

    一道低喃出自大毛的口,大毛跟着队伍用力挥舞着手里的鲜花, 身后的一个个小孩脸上也全都红扑扑,孩子们兴奋,激动, 也热血上涌。

    火车站早就戒严, 一层层的保护网在周边警戒着。

    但并没有阻止百姓们围观,所以这里的人是最多的,也是最热情的。

    从远方归来的火车还没有进入火车站, 但人民已经自发地欢呼起来,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大家的脸都因激动涨得通红。

    大毛他们的卡车一停下, 老师就指挥着他们前进。

    最终, 他们站在了火车站的最前沿, 前方就是铁轨, 铁轨上此时空荡荡, 但所有人都知道,归国的火车即将从这里开进来,大家即将见到无数为国争光的英雄。

    “顾缙。”

    邓司令看到大毛等人,立刻招手。

    “到。”大毛跑到邓司令面前敬了一个少年先锋队队礼,同时好奇地看向邓司令的身边,好几个头发花白一脸威严的老人,这些老人都穿着整齐的军装身姿挺拔地站立着。

    见大毛没有怯场,邓司令弯腰给小孩整理了一下脖颈上的红领巾,才牵着大毛的手看向铁轨的远处。

    那个方向正是火车归来的方向。

    原本大毛他们这些红领巾队员是要站在邓司令他们身旁几米远的位置欢迎归来的战士们,但现在邓司令牵着大毛的手等待,其他几位领导也随机而变。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每位身居高位的老人牵着一个小孩。

    邓兴邦被陈副司令牵着,他不停偷偷地看自家爷爷跟大毛,心情有点复杂,他还以为自己是爷爷最喜欢的小孩,没想到是刚刚搬到家属区没多久的大毛。

    小孩脸上的表情没有遮掩,不仅是陈副司令看到了,一旁的周政委、张参谋长,政治部刘部长等人也都看见,大家顿时暗笑不已。

    陈副司令更是揉了一把邓兴邦那虎头虎脑的小脑袋。

    被提醒,邓兴邦立刻端正态度目光炯炯地随着大人看向铁轨远方,今天他代表可是军区家属区的红领巾,不能落了他们军区的面子,要勇敢大气。

    原本周边民众一直在欢呼,可看到邓司令他们脸上的沉重,声音消失,所有人沉默下来。

    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胜利了,但对于军人来说却是无数的牺牲,牺牲自我成全家国两全。

    “呜——”

    一道长长的火车鸣笛声从远处响起,声音拖得很长。

    初听时,还很远,但随着拉长的鸣笛,再伴随着哐镗哐镗碾压铁轨的声音,远处,铁轨的尽头露出了火车头,火车头拖着无数节车厢向车站来开。

    速度由快到慢……

    这一刻,早已等待的人们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盯着那辆即将进站的火车。

    火车上,无数的军人身姿挺拔地端坐在座位上,他们手里都捧着黑色的土罐,土罐最上面是一枚红色的五角星,而罐子里装着的则是牺牲战友的骨灰。

    随着火车靠近火车站,看清站台上无数等待的人们,车上的军人泪流满面,无声泪流。

    回来了,他们终于回来了。

    但还有更多没有回来的战友,甚至都找不到尸骸。

    “哐镗——”

    最后一道碾压铁轨的声音响起,最终,火车停了下来,整辆火车也停止了晃动,车厢里的军人在口令的指挥下站起身排队,等待着下车。

    站台上,大毛三兄弟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他们跟所有人一样热切地盯着火车的车门,都在等待着第一位下车的军人。

    很多人都在猜测,猜测谁是第一个走下火车的人。

    众目睽睽下,第一节 火车的车门打开,第一个军人走了下来。

    是一位朴素而年轻的战士,他的一条腿没了,他没有要人搀扶,而是自己拄着拐杖下车,跟在他身后的是更多缺了腿或者是缺了胳膊的残缺战士。

    这些战士排着不太整齐的队伍走下火车,走近邓司令这些翘首以盼的军区首长,最终他们停下脚步,然后默默右转分列两旁。

    到了这时候,围观的群众已经有很多人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

    走时健全的好男儿回来不仅失去了腿、手、胳膊、眼睛、耳朵,甚至有些人半边脸都没有了……

    没有人觉得这些残缺的军人可怖,所有看向他们的目光里只有尊重与敬仰。

    邓司令这些首长的心在颤抖。

    警戒在周边的军人握紧了手里的钢/枪,他们的心在滴血。

    所有看到这些残缺军人的人都知道,他们眼前的这一幕只是这场战争的缩影,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千千万万更多因战场而残缺的军人。

    战争是残酷的,也是无情的。

    就在所有人因战争付出的代价心情沉重时,身有残缺的所有军人回头了。

    他们回头立正敬礼。

    右手完好的敬正常的军礼,没有右手的用左手,缺了腿的用拐杖代替,不管他们敬的礼有多千奇百怪,但他们的视线都牢牢锁定在每一节火车车门。

    这时,火车每一节车厢的车门都打开了,都有军人下车,这些军人排着整齐的队伍,他们在站台上汇聚,他们的手里都捧着一个黑色的土罐。

    土罐非常朴素,没有花纹,黑乎乎的。

    但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则是土罐上的五星红旗,那是……

    人群里,有人再也控制不住哭声,放声大哭起来,那是悲伤的泪水,这座城市在战火中饱受摧残,每家都死过人,有被迫害死的,也有为国牺牲的,这一刻,所有人都哭了起来,哭声汇集在一起,是感谢,也是喜悦。

    感谢所有军人的付出,喜悦新国家的成立,喜悦获得新生。

    “敬礼!”

    站在最前方的邓司令没有流泪,但他的眼里一样闪烁着泪花,他放开大毛的手,对着所有下了车的军人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周政委等人紧随其后。

    百姓们也跟着敬礼,虽然他们敬得不够规范,但他们想表达的敬意是一样的。

    面对这无数的敬礼,所有军人都更挺拔了身姿,泪无声地滑落,但他们觉得值了。

    只要有人记得他们保家卫国的功勋就值了。

    “报告各位首长同志,******一师二团顺利完成任务,请指示。”就在此时,一个脸上有道长长疤痕的军人小跑到邓司令等人面前立正敬礼。

    “同志们辛苦了,请归队。”邓司令威严的声音响起。

    “是。”

    归国的军人在军区专门接待的人员带领下走向一旁的卡车,他们将坐卡车回到军区,他们属于军区。

    一辆又一辆满载着归国军人的卡车缓缓从火车站开向军区。

    早早等待的百姓们自发目送着。

    就在此时,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道洪亮的声音,“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注:国歌)

    瞬间,整座城市都唱响了这首代表着不屈的歌曲。

    十几分钟后,就连远在军区方位的苏蔓青都听到了国歌声。

    声音会传播,沿途群众就算还没有看到归来的军人,但随着国歌的唱响,所有人都跟着唱了起来,这无数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让整座城市都燃爆。

    无数人流下了泪水,然后就是欢呼声。

    欢呼不管是活着的,还是牺牲的军人,回来了,团聚了。

    卡车上,归国的无数军人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手里的土罐也唱着国歌,他们唱得声嘶力竭,也唱得脸红脖子粗,唱出对国家深深的爱重。

    胜利了,终于胜利了。

    随着第一辆火车的进城,跟随而来的是接踵而至的火车。

    大毛三兄弟睁大着眼睛看着每一辆火车上下来的人,他们在找萧旌旗的身影,但是没有,一连过了八辆火车都没有,这一刻,三兄弟的心颤抖起来。

    他们害怕了。

    他们害怕会看到一个残缺的萧旌旗,又或者是土罐里的萧旌旗。

    偷偷吸了吸鼻子,大毛的眼眶红了,手里的鲜花重逾千钧,但他的身姿更挺拔了。

    时间随着无数火车的到来流逝着,当太阳当空时,最后一辆火车开进了火车站,这辆火车没有之前那些火车的车厢多,只有九节,火车停下,所有车厢门打开,人们看到这次下来的军人有了不同。

    他们全副武装,身上都配备得有最先进的武器。

    一个穿着笔挺军人的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邓司令等人。

    这个男人气势锋利,面部表情冷然,那高大的身躯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普通人根本就不敢跟他对视,因为那双眼睛冷得如同雪山上的冰霜。

    看到这个男人,大毛三兄弟激动了。

    爸爸!

    他们萧爸爸回来了!没有缺胳膊断腿,完完整整回来了。

    “报告各位首长同志,萧旌旗圆满完成护送归国队伍回归,现在向你们报道。”站在邓司令一行军区首长面前,萧旌旗庄严地敬了一礼,他那锐利的冷然气质并没有破坏脸上的英俊,这一刻的他更加的吸引人目光。

    “好,好,回来就好。”

    看着气势冷然的萧旌旗,所有军区首长眼里都是欣赏。

    这时萧旌旗也看到了站在几位首长身边的小孩,其他小孩没那么吸引他的目光,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大毛、二毛,三毛,最终再次落在邓司令的脸上。

    大毛三兄弟:……爸爸认出他们了!

    哪怕父子没有在第一时间相认,但他们也知道萧旌旗认出了他们。

    “萧旌旗,我命令你们,立刻归队。”

    邓司令仔细打量了一圈萧旌旗带回来的这车军人,见没有人有明显的伤势就下达了命令。

    “是。”立正站好,敬礼后的萧旌旗才带着队伍走向一旁早就等待的卡车,他们将迎接百姓的热烈欢迎与欢呼。

    随着卡车的启动,百姓们再次欢呼起来。

    前面看多了残缺的军人,这时看到完整无缺的军人对于他们来说是巨大的欣慰与鼓励,无数鲜花扔向卡车,还有人想挤开警戒的军人把手里的包子、鸡蛋塞向卡车。

    但卡车的速度快过他们的动作,还没挤进警戒线卡车就已经开过,只留下无数遗憾的百姓……

    火车站的任务圆满完成,大毛他们也回到了来时的卡车上,卡车往军区而去。

    “爸爸他还记得我们,他真的记得我们。”

    抓着两个弟弟的手,大毛激动得语无伦次。

    “嗯,爸爸记得我们。”所有的担心都在见到萧旌旗的那一刻化作乌有,二毛脸上的笑无比的明媚。

    三毛也在笑,他笑得甜滋滋。

    爸爸还记得他们,真好。

    “哇,大毛,刚刚那个最厉害的军人是你们爸爸?”任务完成,车上的小孩们不再像之前那么严肃,就连站姿也懈怠了一些,听到大毛三兄弟的对话,邓兴邦最先挤到几人身边问道。

    “对,那就是我们的爸爸。”

    大毛自豪地看着邓兴邦,他真的非常高兴。

    “你爸爸可真厉害,我看他胸口的衣服上别了好多奖章,那些可都是立功后的奖章,是军功。”作为军区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