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满级戏精给反派当后妈[五零] > 60-70 第(2/32)分页

60-70 第(2/32)分页

 推荐阅读:
,可以不认识作业,但必须认识军功章,刚刚挤过来的徐新霁非常羡慕萧旌旗身上挂着的军功章。

    张建军跟刘成业也羡慕,他们的爸爸就没有大毛三兄弟爸爸的军功章多。

    迎接着小朋友们羡慕的目光,大毛三兄弟自豪极了。

    回到军区,完成任务的小孩在第一时间就解散,大毛三兄弟用了吃奶的力气奔跑,他们跑出军区,跑进家属区,跑进自家院子,看着熟悉的家,三个孩子顾不得擦额头上的汗,一边喘气一边四看着。

    “大毛。”听到动静的苏蔓青走出家门。

    “妈妈,爸爸呢!”三个孩子异口同声激动问道。

    苏蔓青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这三个孩子见到萧旌旗了,但因为制度问题,双方并没有汇合,才有了孩子们一完成任务就回家找萧旌旗。

    “妈妈,爸爸在哪?”

    三毛圆溜溜的大眼里是深深的孺慕。

    “爸爸还没回家,他们还需要交接任务才能回家。”苏蔓青虽然不是军人,但还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像萧旌旗他们这种情况,除了欢迎仪式,应该还有欢迎宴会。

    就是不知道这宴会是在军区那边举行还是在家属区这边。

    这一天苏蔓青都没有出门,一直在家等着,从最开始的激动、紧张,到现在的平静。

    “还没回来啊!”

    说这话的时候大毛脸上都是遗憾。

    “嗯,不过你们放心,你们爸爸既然回来了,那肯定就会回家,咱们在家等他就行。”苏蔓青见三个孩子是真的想见萧旌旗,只能安抚了一句。

    就这此时,一道响亮的刹车声突然响起,母子四人循声看了过去。

    一辆崭新的吉普车,车门打开,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伸了出来。

    顺着大长腿,四双水灵灵的大眼往上看,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张英俊得让人嫉妒的脸。

    看清萧旌旗的瞬间,苏蔓青的眼里就只有这个男人了。

    一别三年,萧旌旗以为自己会对苏蔓青陌生,但不仅不陌生,他甚至还无比的熟悉。

    眉、眼、唇,没有一处不熟悉。

    长腿一迈,萧旌旗走向自己思念了三年的女人,就如同梦境里自己每次面对对方时一样的自然与激动。

    这是他媳妇。

    大毛三兄弟的眼睛瞪得更圆溜了。

    面对走近的萧旌旗,他们的小心脏不停地砰砰直跳,小脸蛋也越来越红润。

    结果,萧旌旗走近他们时并没有停留,而是越过他们用力抱住了苏蔓青。

    “我回来了。”

    紧紧抱着梦寐以求的身躯,萧旌旗只觉得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跳得他又紧张又激动,热血也不停地上涌着。

    大毛三兄弟:……他们也想爸爸抱抱。

    就在此时,赵铁柱从吉普车上下来把三个孩子一揽,直接引到吉普车上,油门一踩,吉普车静悄悄地呼啸而去,独留下院子里相拥的夫妻。

    被萧旌旗紧紧抱住,苏蔓青不仅闻到了这个男人的气息,也感受到来自对方身体的强壮力道。

    “萧……萧旌旗。”

    一句称呼间隔了三年,一千多个日月。

    “是,是我,我回来了,对不起。”听着苏蔓青的声音,萧旌旗只觉得受再多的苦,受再多的伤都值得,只要能活着回来,一切都值得了。

    “萧旌旗。”

    感受着萧旌旗的体温,苏蔓青的心跳也在加速。

    这不是梦,是真的,萧旌旗真的回来了,她抱住的是真人。

    “蔓青,是我,我真的回来了。”萧旌旗能察觉到苏蔓青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不敢放手,他把头埋在苏蔓青的脖颈用力呼吸着,呼吸着属于苏蔓青的气息。

    淡淡的幽香,如同最烈的迷/药。

    侧头,苏蔓青用自己的脸轻轻摩擦着萧旌旗的脸颊。

    温热的,带着热度。

    三年的战火生涯,萧旌旗的肌肤不可能光滑无比,她能感觉到萧旌旗脸上肌肤的粗糙。

    是啊,梦境里她可是亲眼所见那片充斥着战火的土地到底有多冷,那种冷是冷在骨子里的。

    张嘴,苏蔓青狠狠咬住了萧旌旗的耳垂。

    三年前萧旌旗离开时她咬过对方的耳垂,现在对方回来她再次咬住了,这一咬有思念,有埋怨,也有无数没法述说的委屈……

    萧家让她受了太多的委屈。

    “蔓青,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以后不会了。”

    萧旌旗已经从赵铁柱的嘴里知道苏蔓青这三年是怎么带着孩子过来的,也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这才明白自己欠了媳妇多少债,多到用生命来补偿都不一定能偿还得清。

    “萧旌旗,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

    好半天,苏蔓青才放开萧旌旗的耳垂低语的一句。

    “嗯,以后我不说了。”分开一点距离,萧旌旗细致且忐忑地看着苏蔓青的容颜,水灵灵的一点变化都没有,跟记忆中一模一样。

    “我们回家。”

    看着萧旌旗被自己咬得充血的耳垂,苏蔓青突然有点不好意思,避开萧旌旗的目光拉着人走进家门。

    从看见苏蔓青的第一眼开始,萧旌旗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对方,哪怕新家他都也没有闲心去多看一眼。

    在萧旌旗这如此强烈的目光攻击下,苏蔓青的脸渐渐红了。

    哪怕后世见惯了美男的她在面对真心喜欢的男人时也有难为情,也有羞涩与不好意思。

    “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微微低垂着头,苏蔓青把萧旌旗推进了浴室,虽然萧旌旗在回家前也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但有微洁癖的她还是希望萧旌旗能好好洗个澡。

    洗去一身的疲惫。

    被苏蔓青推进浴室,萧旌旗看着近在眼前如天鹅一样的白皙修长的脖颈努力控制着喉结的滚动,只从鼻腔里回复了一句嗯。

    “你洗澡,我去给你拿衣服。”

    想起自己给萧旌旗做的衣服,苏蔓青兴冲冲往二楼走去。

    苏蔓青身材高挑,在家穿的是略微修身的衣服,上楼因为双腿使力,让萧旌旗惊鸿一瞥到诱人的曲线,平时稳得住的男人只觉得全力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脸也因此发烫,常年战争下略微有点黑的脸上也飘过一丝可疑的红润。

    “哗——”

    水管里冲出冷水,冷水冲洒在结实的身躯上。

    萧旌旗严格执行着苏蔓青的命令洗澡,但冷水并不能让他全身的血液恢复平静,脑海里只要闪过苏蔓青那张脸,只要想起刚刚拥抱苏蔓青的感觉,他的身体在冷水中也越来越烫。

    冷水不停冲刷着身体,萧旌旗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于是用力呼吸了一下,然后控制着不去想苏蔓青。

    不想苏蔓青,那就背诵军规条例。

    背着背着,他的心缓缓平静下来,热血也在消退。

    “萧旌旗,你的衣服,给。”

    就在此时,关上的浴室门响起了敲门声,苏蔓青那悦耳的声音也随之钻进了萧旌旗的耳孔。

    好不容易降下来的体温再次升高,看着自己的身体,萧旌旗努力吸气。

    “萧旌旗,洗好了没,你开门,给你干净衣服。”

    没有听着萧旌旗的回答,苏蔓青以为是浴室里水流声太大没听见,于是加大了敲门声。

    忍得无比难受的萧旌旗最终只能关掉水龙头,把门打开一个小缝,手伸了出去。

    面对伸出来的强壮有力大手,苏蔓青脸红心跳地把手里的衣服递了过去,然后去了厨房。

    萧旌旗这个点回来,肯定没有吃午饭,幸好她之前在孩子们走后不仅又蒸了包子,还炖了肘子,经过几个小时的炖煮,厨房里早就香气扑鼻。

    简单炒了两个青菜,苏蔓青就端着菜出了厨房。

    然后她就看着穿着白衬衣的萧旌旗愣住了。

    简单的白衬衣把萧旌旗衬托得气质冷硬,衬衣的大小刚刚好,她好似都能看到衬衣下结实的肌肉。

    咕咚!

    喉结动了动,苏蔓青被萧旌旗惊艳了,也被对方深深诱惑着。

    苏蔓青眼里的神态跟喉结的变化都被萧旌旗看在眼里,他极力控制着拥抱住对方接过苏蔓青手里的盘子放到一旁的餐桌上。

    “我……我去盛包子。”

    纤长的手指与略黑的修长手指相接,苏蔓青被萧旌旗手指的温度烫到回神,赶紧转身再次进了厨房,她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

    萧旌旗也默默跟了进去。

    “我自己来就可以,你去坐着。”

    苏蔓青低垂着眉眼,不敢去看萧旌旗,她怕自己眼里的渴望吓到对方,因为时代的愿意,双方在对待某些事上观点可能略有不同,她想缓一缓,她不想让对方认为自己不是个好女人。

    厨房不大不小,所有家具摆放得整整齐齐,从这简单的布局中萧旌旗知道苏蔓青是个爱干净的人。

    擦身走过苏蔓青,萧旌旗拿起碗筷,说道:“我拿碗筷。”

    正在锅里夹包子的苏蔓青身躯不受控制地抖了抖,侧头看向萧旌旗。

    此时的萧旌旗正目光黑沉地看着自己。

    里面有暗光,能吞噬人的暗光。

    “够了,给我拿。”萧旌旗视线留恋地划过苏蔓青的脸颊看向已经装了大半盆的包子,长长的胳膊一伸,端着饭盆就出了厨房。

    等到看不见萧旌旗的身影,苏蔓青才重重喘息一声。

    刚刚她不知道萧旌旗是无意中擦过自己身子还是有意,她那瞬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萧旌旗对她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不管是那张英俊的脸,还是那笔挺的身子,都深深吸引着她。

    “蔓青,吃饭了。”

    坐在餐桌前,萧旌旗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深深折磨着。

    之前一直顾着苏蔓青,他才没有留意到饭菜,但此时如此近距离接触,本就饥肠辘辘的他是真的控制不住嘴里口水的分泌。

    好香,他媳妇做的饭菜真香。

    厨房里,苏蔓青听到萧旌旗的声音赶紧用手轻轻拍了拍微烫的脸颊,努力用影后级别的演技调整情绪,几秒钟后,才神色平静地出了厨房。

    如果不是脸上还透着一丝红润,可以说她的情绪被控制得非常好。

    “大毛他们呢?”

    坐在桌上,苏蔓青才后知后觉几个孩子,不仅孩子们不见踪影,就连铁柱也没回来。

    “不用管他们,铁柱会照顾好。”

    萧旌旗细心地先给苏蔓青夹了一个包子,自己才开动,然后他就吃得停不下来。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媳妇的厨艺有这么好,好到他深深嫉妒三个孩子这三年来都可以吃苏蔓青做的饭菜。

    “你尝尝这个肘子。”

    任何一个厨师最开心的事就是吃饭之人对自己厨艺的肯定,苏蔓青不怎么饿,就边陪吃边给萧旌旗布菜。

    面对夹到自己碗里的菜,萧旌旗都是来而不拒。

    作为军人,吃饭的速度肯定比普通人快,几分钟后,萧旌旗吃得差不多,桌上的饭菜也都见底。

    “喝碗汤润润喉。”

    苏蔓青非常心疼萧旌旗的吃饭速度,但也没有要求对方改变。

    作为军人,有的时候也身不由己。

    但萧旌旗感受到了苏蔓青的心疼与难受,喝完汤,他才说道:“以后在家我尽量吃慢一些。”

    “好。”

    苏蔓青笑了起来。

    原本她还以为两人不知道该怎么相处,因为缺失了三年的磨合,但等到真正相处,她才知道,哪怕她跟萧旌旗三年没见,他们也没有陌生,他们的相处都是自然而然。

    吃完饭,萧旌旗把碗筷收了去洗,不让苏蔓青插手。

    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低头洗碗的萧旌旗,苏蔓青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不再激动,也不再犹豫,也没有不安。

    “你走后,冬天给孩子们织毛衣的时候我也给你织了一件,我不知道你的衣服尺寸,只能凭感觉定,你有空试试衣服合不合身,不合身我早点改改,这边的冬天据说来
?include file="E:\wwwroot\Simplified\ads\lin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