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满级戏精给反派当后妈[五零] > 20-30 第(1/29)分页

20-30 第(1/29)分页

 推荐阅读:
    第21章

    有了几个小孩的帮忙, 苏蔓青晚餐做得并不比自己一个人做的速度快,但因为所有人都参与其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最开心的笑容。【灵槐阁】

    就连最口是心非的二毛今天也露出了真性情。

    笑得又自傲又矜持。

    带着少量汤汁的浇头起锅时撒上翠绿的葱花, 瞬间色香味俱全, 因为面鱼儿凉着吃才最美味,苏蔓青把盛起的浇头隔着凉幽幽的井水镇着, 然后洗锅烧水。

    可以煮面鱼儿了。

    在等待水烧开的时间里,苏蔓青把醒发好的面团再揉了揉, 排出面团里因发酵产生的空气后, 她再把整个面团揉成长条的椭圆形, 然后才拿出厨房专用剪子开始剪面团。

    每一剪刀下去都能剪出两头细, 中间粗,大约食指长短的条形面。

    “妈妈, 真的好像小鱼儿。”

    看着案板上越来越多被剪出来的面鱼儿,三毛乌溜溜的大眼里都是惊奇。

    就连二毛都一边不经意的路过,一边偷偷打量着案板上第一次见到的面鱼儿, 可见此时的他跟三毛是一样的好奇。

    撒了点干面粉在案板上, 苏蔓青才笑着对二毛、三毛说道:“你们俩把面鱼儿轻轻抓几下,让它们都沾上些面粉,一会煮的时候才不容易粘锅。”

    “好……好吧。”

    二毛兴奋的脸上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摊开手给苏蔓青看了看, 在证明自己的手是干净的就忽闪着大眼抓向案板上的面鱼儿。

    站在他身旁的三毛内心无力吐槽了一下自家二哥的龟毛,然后也快快乐乐参与了抓面鱼儿。

    两个孩子同时小心翼翼抓起面鱼儿再轻轻放下, 一会的功夫每个面鱼儿都沾上了些许干面粉, 这样的面鱼儿不管是干放还是下锅都不会粘锅。

    坐在灶膛前烧火的大毛看着两个玩得开心的弟弟, 眼里都是实质的羡慕。

    感觉好好玩, 他也想抓面鱼儿。

    “大毛, 灶膛里扔根大些的木柴就不用管了, 你来帮我把面鱼儿下到锅里。”几个孩子的神色苏蔓青都看在眼里,此时锅里的水刚好烧开,她干脆招呼羡慕不已的大毛也来摸摸面鱼儿。

    虽然是第一次养娃,但因为后世的理念,让她尽量对每一个孩子都做到一视同仁。

    “好嘞,妈妈。”

    大毛早就想摸摸面鱼儿,听到苏蔓青的话,离开扔了根大些的木柴进灶膛,然后洗了手就围了过来。

    “手上的水擦干,不擦干会黏住面鱼儿。”苏蔓青一边接着剪剩下的面团,一边提点了大毛一句。

    “知道了,妈妈。”大毛是几个孩子中最亲近苏蔓青的,也是话不离妈妈两字的小孩。

    擦干手上的水,大毛一脸兴奋地抓起面鱼儿就扔到翻滚的锅里,随着开水的持续翻滚,面鱼儿缓缓改变着色泽,生面与熟面的颜色是有略微不同的。

    见孩子们每个人都摸到了面鱼儿,剪完面团的苏蔓青开始往锅里添冷水。

    煮面鱼儿跟煮饺子是一个原理。

    趁孩子们围着锅看翻滚的面鱼儿,苏蔓青去院子里打了盆凉幽幽的井水回厨房。

    “妈妈,这是做什么用的?”

    此时的几个孩子化作好奇爸爸,对苏蔓青做什么都好奇,好奇地问着十万个为什么。

    “面鱼儿要过凉水才好吃,才更筋道。”

    苏蔓青对孩子们的提问很有耐心,细心告诉他们做面鱼儿的步骤与诀窍。

    说话间,锅里的面鱼儿已经滚了三滚,她立刻用竹笊篱把面鱼儿全部捞出浸泡进了冰凉的井水里,这还不算完,连续换了三次井水浸泡等面鱼儿彻底凉下来,她才把面鱼儿倒进装满了井水的木桶里吊在井中冰镇。

    冰镇后的面鱼儿口感才能达到最佳。

    “哇,原来面鱼儿也怕热,也需要乘凉。”三个孩子半趴在井沿兴致勃勃探头看着吊在水井里的面鱼儿叽叽喳喳说着能笑死人的童言童语。

    “大毛,带弟弟离开水井,你们不能那样趴在那,要是掉进去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厨房里,正在煮荷包蛋的苏蔓青从通往院子的厨房后门看到三个孩子的危险动作立刻出声阻止。

    家里有井虽然好,但孩子们都小,得注意防止意外。

    “知道了,妈妈。”听到苏蔓青的话,大毛有点紧张了,紧张的他赶紧起身拉着两个弟弟退到几米外桂花树下的石桌旁。

    看不到面鱼儿,三个孩子抓心挠肺的好奇。

    “大哥,你说面鱼儿不会跟着水游走吧?”三毛担心即将到口的美食跑了。

    “笨,那是面做的,又不是真的鱼,怎么可能会跑。”二毛伸手薅了薅三毛的脑袋,难得没有说反话。

    “不知道这面鱼儿吃起来是不是跟鱼的味道一样。”踮起脚尖往水井里张望的大毛一边砸吧着嘴一边说出一样傻气的话。

    顿时招来两道不客气的白眼。

    “嘿嘿,干嘛这样看我,我这不是怀念鱼的味道吗?”大毛被两个弟弟鄙视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地摸着后脑勺傻笑,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咱们得赶紧学会游泳,会游泳就能下河抓鱼了。”

    这个绝对可以有!

    大毛的一句话引起了二毛、三毛的共鸣。

    不管学会了能不能抓起,但学会游泳一定利大于弊。

    厨房里,苏蔓青也没管几个孩子坐在石凳上嘀嘀咕咕说什么,而是手脚麻利地把木耳凉拌了,然后端着各种配菜往石桌走。

    这种天气当然是在水井边吃饭更凉爽。

    “妈妈,我们来帮忙。”留意着苏蔓青动静的大毛见苏蔓青过来,立刻知道可以开饭了,拉着两个弟弟就屁颠屁颠过来帮忙。

    “行,你们去拿碗筷,小心点,别摔了。”

    苏蔓青没有客气,一边指挥几个孩子一边把冰镇在井里的面鱼儿全都倒在了面盆里。

    经过井水冰镇,面鱼儿已经带上一次凉丝丝的气息,正是口感最佳时。

    “妈妈,我觉得面鱼儿非常好吃。”

    在石桌上摆好碗筷的大毛亦步亦趋跟在苏蔓青身后,脸上写满了馋字。

    苏蔓青一边把面鱼儿分装进各自的碗里一边笑话嘴馋的大毛,“瞎说,你都没吃过怎么知道好吃?”她发现这孩子除了性格冲动还多了胡说八道的能力。

    “妈妈,只要是你做的肯定好吃!”

    大毛的马屁拍得让人猝不及防。

    就在苏蔓青对大毛的马屁哭笑不得时,一旁的二毛、三毛居然都矜持地点头赞同了大毛的话。

    可见三个孩子对苏蔓青的厨艺到底有多信任。

    本来对自己厨艺就无比自信的苏蔓青顿时笑弯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依次给几个孩子拌好碗里的面鱼儿,她才自信地对三个孩子说道:“吃吃看。”

    为了提味,她只在每个孩子碗里放了一点香葱、花椒熬出的辣椒油。

    这绝对是吃面鱼儿的灵魂。

    早就迫不及待的大毛立刻扒拉了一大口进嘴,顿时,他瞪圆了圆溜溜的猫眼。

    好吃,好吃到爆!

    面鱼儿吸收了浇头的汁不仅软化了硬度,还增加了多层次的口感,香喷喷的,再加上辣椒油的包裹,微辣、微麻中使得面鱼儿又筋道又嫩滑,刺激着大毛全部的味蕾,而酸酸的香醋更是点睛之笔。

    世上怎么有这么好吃的食物!

    瞬间,大毛把心中排行第一的腊肠饭挪了一个位置,带着小心思赞美道:“妈妈,好吃,面鱼儿太好吃了,天天吃我都吃不腻。”

    就在大毛狂吹苏蔓青时,二毛、三毛早就吃得头都抬不起来。

    两个孩子那微红的嘴唇就证明了他们对面鱼儿的喜爱。

    苏蔓青对自己的厨艺本就自信,见几个孩子都喜欢,承诺道:“喜欢就好,明天中午咱们还做面鱼儿吃。”说完也开始品尝起碗里的面鱼儿。

    酸辣的刺激加上面鱼儿的凉,她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真的好好吃,虽然没有肉,但比她在后世做出来的味道还要好。

    美食在前,母子四人再也顾不得说话,而是努力干饭。

    吃了好一会,苏蔓青才给三个孩子一人夹了一个水煮的荷包蛋,这是她特意做给孩子们补充营养的。

    “妈妈,你的呢?”

    三毛看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又看了看盛蛋的碗,里面只有一点汤汁,什么都没有了。

    原本大毛已经咬了一大口鸡蛋,但听到三毛的话后,他后知后觉地看向苏蔓青的碗。

    没有荷包蛋。

    妈妈碗里没有跟他们一样的荷包蛋。

    顿时,他嘴里香喷喷的鸡蛋再也咬不下去,怎么回事,妈妈碗里怎么没有鸡蛋?

    “妈妈,我不爱吃鸡蛋,你吃。”就在大毛懵逼时,二毛夹起自己碗里的鸡蛋就想放进苏蔓青的碗里。

    苏蔓青的筷子更早一步阻止了二毛的动作,语气自然道:“不爱吃也得吃,妈妈刚刚在厨房里已经吃过了,这是你们的份额,必须吃,吃了才能长得像你们爸爸一样高大,才能更有力气,才能更好的保护妈妈。”

    她知道男孩都崇拜父亲,只能拿萧旌旗说事。

    二毛的力气没有成年人大,被阻止后,他筷子上的鸡蛋动弹不得。

    “快吃,鸡蛋凉了可就腥了。”苏蔓青收回筷子美滋滋吃着自己的面鱼儿。

    大夏天吃凉面就是爽!

    听了全场的三毛偷偷看苏蔓青,他觉得妈妈在说谎,他记得鸡蛋还是自己给妈妈拿的,他当时只拿了妈妈要求的三个。

    大哥一个,二哥一个,他一个,没有第四个了!

    算数很好的三毛垂下长长的睫毛,看着近在眼前的鸡蛋不知道说什么,他此时觉得刚刚还无比吸引他的食物一点都不香了。

    他能察觉出妈妈不吃鸡蛋的真实原因。

    家里鸡蛋只有十几个了,妈妈在省在给他们吃。

    感觉到气氛不对,苏蔓青优雅地放下碗,用手绢擦了擦嘴唇,说道:“我吃饱了,一会大毛洗碗,妈妈跟隔壁张奶奶出去办点事,你在家带好两个弟弟,别摔了,磕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天黑知道怎么点灯吗?”

    “知道的,妈妈。”

    三个孩子齐声回答苏蔓青。

    “妈妈可能天黑前后才能回来,你们害怕吗?”苏蔓青在考虑要不要把三个孩子送到张氏家跟狗蛋待会。

    “妈妈,你放心,我们不害怕!”

    这里是妈妈的家,也是他们的家,三个孩子觉得在自己家肯定不会害怕。

    想到大毛已经八岁,苏蔓青觉得男孩子应该适当锻炼,于是点了点头,“你们要是害怕就去隔壁张奶奶家跟狗蛋玩,妈妈会尽快回家。”

    “好的,妈妈再见。”

    出门前苏蔓青交代大毛一会把晾在院里干了的衣服收回西厢才放心出门。

    几个孩子知道苏蔓青出门是有事要办,没有争吵着要跟随,而是不舍地目送苏蔓青离开。

    苏蔓青一离开家,三个孩子就都低头看着碗里的鸡蛋。

    鸡蛋还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默默看了几秒钟,也不知道三个孩子是怎么想的,同时恶狠狠咬了下去,好好吃鸡蛋,长大高个,他们一定会长得像爸爸那样高大,一定能好好保护妈妈。

    就在大毛几个孩子解决碗里鸡蛋时,出门的苏蔓青也遇到刚巧出门的张氏。

    “我想着你可能吃完饭了。”张氏推开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狗蛋对苏蔓青笑得很爽朗。

    “婶子,看来咱们的饭点是一样的。”苏蔓青上前一步很自然地跟着张氏往庄子里走。

    “青姑姑。”

    狗蛋乐呵呵小声叫人,一天之内因为苏蔓青吃了两顿白米饭,狗蛋喜欢苏蔓青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姑姑得紧。

    笑着点了点头,苏蔓青才摸了摸狗蛋圆溜溜的脑袋对张氏说道:“婶子,狗蛋长得可真结实,长大了肯定是个壮劳力,你们以后能好好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