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满级戏精给反派当后妈[五零] > 4、第 4 章 第(1/1)分页

4、第 4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蔓青并不知道自己拨动了萧旌旗的心绪,在装神弄鬼把一群糟心亲戚吓退后就着朝阳打量起苏家。【慕青阁】

    两进的院子,虽然没有北京标准的四合院那么规整,但正房,厢房,前厅,倒座房都有,这在当地来说确实是名副其实的‘豪宅’,难怪会被那群糟心亲戚惦记。

    可惜,苏老四两口子死后,佣人也都被苏家兄弟找借口遣散了。

    不然也不至于家里空荡荡,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

    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苏蔓青认命地先去洗脸。

    为了吓原主那些糟心亲戚,她半夜回来后就一直在忙活,稻草人,脸上的妆容,身上的衣服,要不是提前精心准备,可没有刚刚那一出精彩的大戏。

    满意的苏蔓青用淘米水一遍一遍清洗着脸上的妆容。

    她扮演过无数角色,乡村题材的也有,对于就地取材已经驾轻就熟。

    洗完脸,看着镜子里年轻了差不多十岁的容颜她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无故穿到了这年代,但能拥有年轻的容颜这可是花再多钱都买不来的。

    摸着如鸡蛋般娇嫩滑溜的脸庞,苏蔓青美滋滋去给自己弄吃的。

    前厅东侧就是厨房,厨房里除了一些米跟腊肉,一根青菜都没有。

    也是,自从父母过世,原主就一直沉浸在痛苦中,要不是还要劝原主嫁人,那几个精打细算的婶娘早就把苏家搬空了,此时厨房里还能遗留些米跟腊肉,那还是她们为了装样子留下的。

    叹息一声,苏蔓青烧火淘米煮饭。

    土灶大铁锅,别想着能省事。

    取出一截腊肠用淘米水洗尽表面杂质,先后换了三次水煮,等腊肠里的盐分退得差不多后,苏蔓青才用筷子捞出来放在砧板上晾凉。

    做完这些,才开始煮饭。

    柴火大铁锅做饭也是有讲究的,先烧开水,然后把淘洗好的米下到锅里,再用锅铲时不时搅动一下免得黏锅。

    随着木柴的燃烧,锅里的米吸收了水分变得粒粒饱满起来,这时候就得凭经验把握米饭熟后的软硬程度,想吃干一点,如果锅里水分还多就可以舀点米汤出来,反之则不用管,等水分在柴火的热力下收干就好。

    苏蔓青很久没有用过大铁锅做饭,怕把握不住水分就特意多放了一些水,在看了看米粒的饱满度后她拿了一个碗舀起了米汤。

    这个年代的一切作物都是纯天然无污染,她做饭前就打算弄碗米汤喝。

    可惜没有鸡蛋,不然敲一颗鸡蛋在米汤里那可是非常滋补的。

    眼看锅里水分收得差不多,苏蔓青把还没熟的米饭堆成一个圆锥,然后盖上锅盖,锅盖边缘还用干净的毛巾沾水后堵住,这样焖出来的米饭更好吃。

    也能节约饭熟的时间。

    做完这一切后,苏蔓青才把灶膛里的木柴全抽出,只留烧剩下的余烬慢慢煨着铁锅。

    米饭已经煨上,她去院子一角的水井边洗了洗手,才美滋滋端着温度刚好的米汤喝了起来。

    米汤一下肚,顿时安抚了苏蔓青的五脏六腑。

    米香浓郁,汤汁浓稠,这是这辈子她喝过最好喝的米汤。

    喝完米汤,肚子有点存货后,苏蔓青才提着一块四五斤的腊肉出了门,作为现代人,她吃食很讲究均衡,她得跟邻居换点青菜。

    光吃肉会腻。

    苏蔓青周边几家日子过得不错,能跟苏老四家做邻居还是有点底蕴的。

    站在门口,苏蔓青整理了一下记忆,然后敲响了左边的邻居门,这家人跟她们家还没出五服,算是带点血缘关系的同族,平时两家也能说上话,更重要一点,这家的老太太挺稀罕漂亮的原主。

    开门的是老太太的儿媳张氏,见到苏蔓青,张氏眼里都是诧异,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青丫头,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她看到了苏蔓青手上提着的腊肉,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有所求。

    话是这么说,但她并没有让开位置请苏蔓青进门。

    苏蔓青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她家丧事才过了不到一个月,对方有忌讳是理所当然,也没觉得不舒服,而是大大方方说道:“婶子,我家没有青菜,我想跟你换点青菜。”

    说话间,她把手里的腊肉很自然地递了过去。

    面对苏蔓青递过来的腊肉,张氏非常心动,但嘴里还是客气了一番,“青丫头,青菜家里多的是,也不值什么钱,哪里用得着用腊肉换,我这就去给你摘点。”

    说是这么说,但她并没有转身,眼神还停留在苏蔓青手里的腊肉上。

    虽说他们家在村里算是过得不错,但家底肯定比不上苏蔓青家,肉也不是想吃就能吃,对于送上门的腊肉她还是很眼热的。

    “婶子,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要是不介意这个夏天你就多送我一点。”淡笑着,苏蔓青把腊肉塞到张氏的手里,话也说得非常动听。

    “那行。”

    张氏也不是矫情的人,听苏蔓青说一个夏天都需要自家的青菜,也不觉得自己占人便宜,很自然就接过了腊肉,然后笑盈盈回厨房拿了一把洗好的青菜用小簸箕装着递给了苏蔓青。

    “青丫头,你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我就不给你多拿,每顿我给你摘最新鲜的洗好,你记得来拿。”拿了苏蔓青的腊肉,张氏也很会做人。

    菜不用自己摘,也不用自己洗,苏蔓青也非常满意。

    满意的双方约定好每天饭点前交接青菜,然后就各回各家。

    门一关上,老太太就拄着拐杖好奇问儿媳:“是青丫头?”

    “对,青丫头用腊肉跟咱家换点青菜,她家没有。”儿媳也没隐瞒老太太,直接明说,反正一块腊肉包一个夏天的青菜双方都没亏。

    明白交易后老太太也没有说儿媳什么,而是叹息道:“可惜了青丫头。”

    一个村的,村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几乎人人就知道,苏蔓青被逼婚的事所有人都知道,想到苏家那群亲戚的嘴脸,没人不在心里骂一声缺德。

    苏蔓青也不在意别人怎么同情自己,换了青菜就回了家。

    昨天晚上原主没有进食,她又忙了大晚上,一碗米汤不仅没有解了饿意,反而更饿了,此时的她觉得自己前胸贴后背,忙着吃饭的她拿着换来的青菜在水井边再过了一遍水才回了厨房。

    还没进门,她就闻到了浓烈的饭香。

    这米可不比后世几十块钱一斤的米差,闻着就非常有食欲。

    摸了摸锅盖的温度,再闻了闻透过锅沿缝隙飘散出来的香气,苏蔓青心情不错地揭开盖在砧板上的簸箕,露出里面已经凉透的腊肠。

    腊肠要凉了切才不会散。

    哼着歌,苏蔓青手脚麻利地把腊肉切了,然后掀开锅盖把腊肠铺在已经做好的米饭上,铺完再次盖上锅盖,同时灶膛里也烧了一把火。

    她做的是简易版的腊肠饭,也是目前能做出的唯一美食。

    随着柴火的加热,锅里散发出融合了腊肠与米饭清香的浓烈食物香味,刺激得饥肠辘辘的苏蔓青口里不停地分泌着唾液。

    此时的她无比感谢自己的演艺生涯,要不是曾经接过农村题材的影视,她现在哪里能如此自然地在五十年代给自己做美食。

    趁米饭还要再闷一会,苏蔓青赶紧烧了另一口锅,青菜她没打算用油炒,做个简单的水煮菜正好可以解腻。

    青菜汆好,滴上几滴香油拌一拌就成了一道简单而清爽的水煮菜。

    这时候米饭正好也焖了五分钟,锅盖一揭开,升腾而起的热气扑了苏蔓青一脸,深深吸了一口饱含食物香气的空气,她看向了锅里,米饭吸收了腊肠渗出的油脂,每一粒都晶莹剔透地向她热情地招着手。

    一点都没有客气,连米饭带腊肠苏蔓青给自己装了满满一碗,然后就迫不及待坐下来品尝。

    家里就她一人,也懒得去一旁的餐厅就餐,直接坐在灶膛边吃了起来。

    饭一进口,苏蔓青顿时满意地眯起了水灵灵的大眼。

    太香,太好吃了。

    腊肠咸香,米饭软糯,结合在一起的口感超级棒,她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用如此简单的食材做出如此美味的食物,她真是个天才。

    饿得饥肠辘辘的天才努力干饭。

    一顿优雅猛吃,吃完最后一口米饭,苏蔓青居然觉得还没有饱。

    她可是按照自己的饭量做的米饭,没想到居然没吃饱,看着锅里吸满了油脂的锅巴,她的眼睛亮了起来,锅巴可是好东西,又香又脆,是难得的美食。

    嚼着香喷喷的锅巴,苏蔓青觉得来到五十年代也不是一无是处。

    吃饱喝足,看了看天色,一晚上没睡的人赶紧回房补眠。

    苏家几兄弟受了惊吓,她几个婶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来找自己麻烦,她得养精蓄锐。

    果然,苏蔓青猜得一点都没错。

    苏家几兄弟被抬回家后又是找神婆招魂,又是找赤脚医生看病,折腾到半夜几兄弟终于醒了,但醒来一个个面带惊恐,嘴里不停地大叫着有鬼。

    一看当家的这样,几个婶娘顿时又急又担心。

    当家的可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出了问题,就算心中还害怕,但一定要找苏蔓青算账,刚好这也是分老四家产的借口,几家人看着各家牛高马大的男孩一合计,天一亮就抬着人到了苏家大门。

    他们就不信这么多年轻力壮的男子镇不住老四两口子的鬼魂。

    老四两口子真敢犯浑,他们就去刨坟晒骨。

    天一亮,苏家门口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天动地的哭声,哭声不仅惊动了全村的村民,也惊动了早就养精蓄锐好的苏蔓青。

    翘着嘴角,苏蔓青慢吞吞喝完香浓的粥,然后漱口,最后才缓缓走向大门。

    “嘎吱——”

    紧闭的苏家大门像昨天早上一样吱吱嘎嘎打开,刚刚还惊天动地的哭声居然瞬间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