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朋友是彭格列十代目 > 第30章 十年火箭筒来啦 第(1/2)分页

第30章 十年火箭筒来啦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沢田纲吉被我这句话一噎,神情有片刻的不自然,但是神奇的是,他好像在这一刻无师自通了厚脸皮之术,依旧强自镇定地坐在那里,只不过耳后根顿时红了一大片。www.yywenxuan.com

    里包恩看着我神色变幻的样子,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我,“怎么了,神谷葵,办不到吗?”

    我:“……”

    一边的山本武看着我这副一言难尽的神情,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原来如此,神谷是害羞了啊!”随即他露出善解人意的爽朗笑容,“哈哈哈哈哈,那么大家,我们就转过去不要看了吧,不要给神谷太大的压力了。”

    狱寺隼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醒了过来,捂着肚子脸色难看地艰难说道,“开……开什么玩笑……我要牢牢地盯住那个女人,誓死保护十代目的清白!”

    我看着沢田纲吉那副暗含期待的神情,用微妙的语气说道,“你确定?清白什么的……纲吉君大概不太想要狱寺君的保护呢。”

    狱寺隼人脸上又开始露出那种凶巴巴的表情了,他朝着我冷哼一声,“你这女人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十代目才不会有那些龌龊的想法!……”

    这个时候,碧洋琪小姐伸手将狱寺隼人的脸直接转到她的方向去,“来,隼人,看着我。”

    于是这个刚才还在对我凶巴巴说话的银发少年,在艰难地吐出一句“大姐……”之后,再次仰面而卒,话说回来,这个人今天都已经晕了两次了吧?真的没关系吗?没想到,狱寺隼人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打架也应该挺厉害的,结果竟然还是个脆皮。

    碧洋琪将银发少年放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用深情的目光看着那个鬼畜婴儿,“里包恩,碍事的人都已经被我解决了哦,你想做什么就尽情地做吧。”

    我震撼地看着碧洋琪,深深被她和里包恩这段跨越年龄和体型的不伦之恋感动了,这是怎样深刻的爱啊!居然让碧洋琪连亲弟弟都能够毫不犹豫地舍弃。

    里包恩仿佛能够听得懂我在心里怎样吐槽一般,小小的身体跳到桌子上,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嘛,反正你这个蠢货脑子里大概又在想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不过我可是意大利的绅士哦,当然不会和女性计较。”

    “所以,你想好了吗?到底是选迪诺,还是蠢纲?”

    我:“……”

    迪诺先生闻言直接把嘴里的饮料喷了出来,他剧烈地咳嗽两声,“等……等等,里包恩,所以说你就不要再给眼前的状况添乱啦!你没看到阿纲一直在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看着我吗?”

    “诶?”沢田纲吉一愣,随即满脸黑线,“迪诺桑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啊?说到底可怕这种形容词和我放在一起本身就很奇怪吧?”

    迪诺先生尴尬地哈哈一笑,正色道,“我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就在刚才,我从阿纲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杀气,”随即他又用欲哭无泪的表情看着那个大头婴儿,“所以说,里包恩,我可不想要得到可爱师弟的怨恨啊!”

    这个问题再纠结下去也毫无意义,我深吸一口气,对沢田纲吉说,“纲吉君,请闭上眼睛。”

    沢田纲吉惊讶地“诶”了一声,随即仿佛是终于反应过来一般,整张脸瞬间变得通红,但是在他下意识照着我的话闭眼之前,他却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一样,期期艾艾地开口对我说,“那个,小葵,你这次应该不会再像之前在保健室的时候那样捉弄我了吧”

    我:“……”

    我不高兴地撅起嘴来,“那怎么会叫捉弄呢上次在保健室我不是好好安慰纲吉君了吗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对

    这件事怨念这么深,还记了那么长时间,”我控诉地对他说,“况且那个时候我们还没开始交往呢,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对我心怀不轨了!我还以为我们一直是单纯的革命友谊!”

    沢田纲吉:“……”

    “好……好了啦!不要再说了啦小葵!这也太难为情了!”沢田纲吉狼狈地捂住自己的脸,让我看得一阵无语,说到底我一直觉得沢田纲吉很神奇,他对待我的态度总是让我捉摸不透,大多数时候都特别容易害羞,明明我们已经是情侣了,但是就连简单地牵个小手都会脸红,可是有的时候却又会无师自通地用最单纯的表情做出来特别让人难为情的行为,撩拨得人整个少女心都春心萌动之后,再用最软萌无辜的表情告诉我是我思想龌龊想多了。

    男孩子都是这样难懂的生物么

    这个时候,山本尴尬地开口,“现在这种氛围,我们在场是不是不太好”

    了平大哥赞同地点了点头,和山本武同时扭过头去,对着寿司店的大门口方向,还煞有介事地捂住了眼睛,“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我答应你们绝对不偷看!所以神谷,你就极限努力地上吧!”

    我:“……”

    我深吸一口气,走到了沢田纲吉的面前,随即伸出手来慢慢捧起他的脸,他被我的动作惊住了,整个人都僵硬地不行,清秀温润的脸上一片慌乱,棕色的眸中映出我此刻严肃的面容,我对他说,“纲吉君,刚才我就和你说过了吧,请你闭上眼睛,你这样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他发出“诶!”的一声疑惑,随即大声地回了一句,“……知,知道了啦!”然后无比顺从地再次闭上眼睛,眼睫微微颤抖,脸上盛满了羞涩、期待等等复杂的神情,紧张地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柔软湿润的触感在脸颊一触即逝,我放开沢田纲吉的脸,淡定地对他说,“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哦。”

    他疑惑地睁开眼睛,摸了摸脸颊,用失望的语气恍惚地说,“……怎么一点实感都没有呢”在看到我的面容时,又似乎是被自己脑补到的画面所刺激到了,他脸色红红地再次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行,我现在不能和小葵对视,总觉得下一秒心脏就快要裂开了。”

    一边的迪诺先生忍笑忍得很是辛苦,里包恩跳到沢田纲吉的肩膀上,帽沿上的蜥蜴不知什么时候幻化成了一把大锤子,直接朝着他的脸上抡了过去,“你给我清醒点,蠢纲,压根就没有发生你所期待的那些好事!”

    沢田纲吉泪流满面地发出惊呼,“好痛好痛好痛!哪有人会把锤子往人的脸上甩的啊!这绝对会死人的吧我说!……”

    等他反应过来里包恩说的话之后,他顿时僵住了,产生了什么非常不妙的预感,用侥幸的目光看着我,“小葵,里包恩说的那不是真的吧”

    我望着他棕色的眼眸,却没有觉得丝毫的心软,手里举着小乌龟,朝沢田纲吉笑得十分的核善,“纲吉君,安翠欧好像非常地喜欢你呢,你感受到小动物对你深刻的喜爱了吗”

    沢田纲吉:“……”

    他用控诉的目光看着我,想要对我说重话,但是似乎又舍不得,于是半天才憋出一句来,“小葵也太过分了!你这样把别人的心意当成什么啊!”他甚至直接转移了立场,对着里包恩说,“话说回来,reborn!小葵这样做是违反游戏规则的吧!”

    里包恩似乎非常想看沢田纲吉吃瘪,用可爱的声音对沢田纲吉说,“没有哦,我提出要求的时候并没有强调主语,所以神谷葵是合格的。”

    “说起来,安翠欧是列恩的孩子,四舍五入的话就是你

    和列恩亲密接触了呢,蠢纲。”

    沢田纲吉:“……”

    他并不想要这种亲密接触啊啊啊!说到底几乎每天都要打死气弹,不是早就和列恩亲密接触了吗只是想要女朋友香香软软的亲吻而已,他又没有想到什么龌龊的事情上去,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啦!

    我则是被reborn刚才那句话震得整个人生观都出现了巨大的颠覆,话说列恩应该是蜥蜴吧蜥蜴怎么也不可能生出来乌龟啊!这根本就不符合生物遗传的常理!

    我摸着下巴看着沢田纲吉,想要寻求他的一点认同,可是他此时此刻脸上却是十分的愁云惨淡,丝毫没有刚才那种紧张期待的羞涩感,总觉得这家伙下一秒就要被我气哭了。

    啊这,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我难得反思了一下自己,就在这个时候,竹寿司的门口突然一阵喧闹,随即有一个常常在沢田纲吉家看到的眼熟的小孩子闯了进来,山本和了平大哥追在他的后面,“好了蓝波,不要乱跑啊!阿纲和神谷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打扰到他们啦!”

    蓝波并没有听他们的话,反而哭闹得更加厉害了,“你们瞒着蓝波大人偷偷吃好吃的东西!蓝波大人也要吃!哇!……”

    里包恩冷酷地看了一眼蓝波,说了一句,“吵死了。”随即用刚才刚刚敲打过纲吉的那把列恩幻化成的大锤,朝着蓝波抡了过去,把沢田纲吉看得一阵心惊,他飞快地跑过去抱起蓝波,查看了一番之后朝着reborn抱怨,“里包恩!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蓝波啦!人家还是个小朋友呢!”

    里包恩眨了眨黑漆漆的眼睛,随即用故作稚嫩的可爱声音说,“你这样说真是让你的老师我伤心呢,我也只不过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呢。”

    我:“……”

    沢田纲吉:“……”

    里包恩什么时候能够正常点啊!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加可怕的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蓝波终于从疼痛的晕眩中清醒过来,随即慢慢开始号啕大哭起来,“要……忍……耐……哇忍不住啦!”

    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蓝波卷卷的头发中被抛出来,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不对,这怎么也不可能是个普通的五岁小孩子吧,哪家不靠谱的大人会给小孩子玩和炸、弹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沢田纲吉朝着我焦急地大喊一声,“小葵!快躲开!”

    什么

    我下意识地抬头,随即视线一片黑暗,下一刻,我似乎被一个炮筒之类的东西笼罩住了,随即整个人开始失重,下坠,仿佛是坐过山车一样的感觉,让我下意识地有些想吐。

    等到粉色的烟雾终于逐渐散去的时候,我却愕然地发现自己居然直接换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间过分宽敞的热气缭绕的浴室,整体被装修成欧式的风格,我匆匆地扫视了几眼,就被那豪华的设备震得不敢动弹了,那个看上去就无比巨大的浴缸旁边的架子上放满了瓶瓶罐罐的东西,我看了几眼,就被那复杂的外国文字弄得眼花缭乱,再被浴室的热气一熏,整个人变得更加迷迷糊糊了。

    不……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不知道刚才究竟出了什么岔子,我估计是又穿越了,这次更是要命,大概是直接穿到了某个外国土豪的别墅里,话说我就这样子直接出去会不会被人以私闯民宅的罪名抓走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让我吓得直接把身体贴近了房门,从门外传来一阵温和无奈的声音,“小葵,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包容的,宠溺的,但是却是属于成年

    男性的声线,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我感觉浑身一阵酥麻,然后耳朵像是过电了一般抖了一下。

    他似乎是轻轻笑了一下,用带着几分暧昧的暗示口吻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尽管隔着一道房门,我却觉得那声音似乎响在我的耳边,“四天都没有出房间了,小葵一定感觉很无趣,是我让小葵太过劳累了呢,抱歉。”

    “还是不肯回话呢,看样子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啊,有些麻烦了,”门外那个人在等了好久之后,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在自言自语了这一句话之后,门外有片刻的安静,在我以为那个男人终于放弃了,刚刚松了一口气之后,浴室的把手被一种奇怪的火焰开始慢慢融化掉了,我总觉得那种火焰十分的眼熟。

    不过几秒的功夫,门把手应声落地,浴室的门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被敞开,我本来倚靠着门,此刻踉跄了两步,在我被浴室的水滑倒之前,那个男人伸出手臂,将我稳稳揽在了怀里。

    我似乎听到那个男人在我头顶轻轻叹了一口气,“明明刚才还在一边哭泣一边说着再也不要理我了,结果现在小葵明明还是在投怀送抱嘛,嗯,这就是小葵曾经说过的所谓的情.趣吗”

    我:“……”

    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鬼啊从刚才开始就是在对着别人耍流.氓吧

    我强硬地推了他一把,后退几步,镇定地对他说,“先生,请你不要再对着陌生女性调.情了,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对面的人似乎惊讶地倒抽了一口气,我疑惑地看过去,一眼望过去只觉得对面的男人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