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 > 11.烦人 第(1/1)分页

11.烦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我跟我老公不太熟》最快更新 [lw77]

    林导用官博放出来的预告很快就爆了一个小热搜,无它,全靠离婚综艺自带的撕逼热点跟优秀的剪辑艺术。www.zilan.me

    唯独姜岁跟孟从南的单采放到了预告的最后,在前面三对势如水火的氛围过后,紧接着骤然画风一转。

    姜岁看见屏幕上出现他老公的脸后,慢吞吞地按了暂停,将三倍速调为正常。

    心里有些紧张,但也还好。

    他们都要离婚了,孟从南总不可能还在这时候保持得住风度和绅士,姜岁早就已经做好他会听到一些对方对自己的心里话的准备。

    反正是他先甩的人,不管是好是坏,他都听着。

    “其实我并没有离婚的想法,我很满意这段婚姻。”视频中的男人神色平静,语气温和,“我很庆幸我们的婚姻能维系了三年。”

    “他很有活力,喜欢音乐,爱好各种乐器。”

    画面一转,是采访老师的提问:“孟老师,请问你最近一次对您夫人的不满是在什么时候?”

    “没有,不存在不满。”

    毫无犹豫的回答。

    “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夫人时,是在六年前……”

    画面再次一转,变成翻看着杂志,眼神有些漫不经心的少年脸庞。

    “我跟我家先生是相亲认识的,婚后生活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他很死板,工作也很忙,没有风趣。”

    “我们结婚三年,三年了,我们还不太熟,总之我们根本不像一对爱人。”

    “我不想再过这种平淡如水,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日子,既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那分开也不会太难。”

    视频结束,漆黑的屏幕反省出姜岁怔愣的一张脸,下一秒,他猛地倒回去又听了一遍,来来回回听了三遍,才终于回过神。www.mingyan.me

    听第四遍的时候,姜岁把暂停键按在进度跳转到自己那部分单采的前一秒。

    ……真的没有说,

    孟从南没有说他一个字的不好。

    反倒是自己,一点情面都没有留,姜岁看着镜头中孟从南依旧西装革履,面容平静的身影,捏着平板的指心慢慢收紧,而后又骤然松开来。

    这个预告孟从南也在看,因为林导想给节目提一提热度,抱着一些孟云集团的董事长说不定会在某博上用官方认证好转发宣传的想法,专门发了个链接过去。

    除了下午的临时会议,推了公司所有事想在家陪老婆的孟先生有了大把空闲,很快就点开来看了。

    姜岁十几秒的镜头,

    孟从南也来回看了三遍。

    下一秒,置顶就弹出消息横框。

    姜姜——[?]

    姜姜——[什么意思]

    孟从南也回——[怎么了?]

    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只隔着一壁墙,却在用手机给对方发着消息。

    他夫人的电话毫无征兆地打过来,孟从南接了,语气温和,“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另一边安静了很久,

    姜岁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在孟从南准备起身出门时,才响起他夫人呼吸有些不稳,好像闷住了鼻子的一句话,“你干嘛啊。”

    声音不大,少见的软和。

    孟从南问了第三遍,“怎么了吗?哪里不开心?”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己夫人不对劲的情绪。

    姜岁的声音轻轻的,带着点烦闷,“为什么在镜头面前这么说我?”

    兴许是因为对面是他结婚了三年的对象,虽然有些不太亲密,但孟从南的语气足够温和,像哄着什么闹脾气的孩子,让姜岁一股脑地全吐了出来。

    “你不用这样……在综艺上面为了我说假话,本来就要离婚了,没必要做什么面子。”

    “还是说你觉得这样做我就不会跟你离婚了?我才不会,我上综艺就是为了抹黑你的,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看见我们之间的问题。”

    “知道跟你结婚多么多么不好。”

    “我就是想曝光你。”

    姜岁觉得自己跟孟从南这么一对比,他简直坏透了,他死死撑着自己的面子,什么恶毒话都不过头脑地吐了出来。

    还以为别人都听不见自己混乱又不稳的呼吸声,明明声音都快闷得叫人听不清了。

    “你晚饭的时候给我缠绑带,是不是导演早就跟你说会直播了?”

    “你故意在镜头面前作秀对吗?”

    “孟从南,你装什么啊——”

    姜岁的话骤然被打断。

    孟从南先是为自己的失礼说了句“抱歉”,随后问,“需要我给你拿纸巾吗?”

    姜岁哽了一下,“谁哭了?我才没——”

    他停住,因为孟从南根本没问他哭没哭。

    姜岁丢了面子,恶狠狠地挂断电话,黑漆漆的屏幕里倒映出他自以为凶巴巴的一张脸,实际上只有紧紧抿住的唇。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过激的头脑缓慢地冷静了下来。

    姜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孟从南打这通电话,一接通就劈头盖脸一顿说过去。

    可能是因为昨天下午孟从南跟自己说了道歉,说并不是故意不回家。

    也可能是因为晚饭的时候,他们都要离婚了,孟从南还像过去一样,托着他的手在热水下静静地冲着,缓和他泛酸的指肉。

    还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撕破脸皮了,孟从南还是没有在镜头面前说他一句的不是。

    “叩——”

    房门被敲响。

    姜岁捏紧手机,过了好一会儿,才拖着步子去开门,这个点家里只有他跟孟从南。

    他一开门就没好气地说,“干什么?”

    “我热了杯牛奶。”孟从南问,“下楼谈一谈?”

    姜岁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看见自己老公手上没拿着纸巾后又别开脸,“不谈。”

    孟从南心平气和地说,“不说开你带着这个情绪,睡不好觉。”

    姜岁封闭自己日更,更新时间不固定   【文案】  姜岁报名了一档离婚综艺。  他托着脸,随手翻着桌上的杂志,漫不经心地对镜头说,“我觉得我丈夫太死板了。”    “我想离婚。”    镜头里的人看着年纪不大,眉眼还有几分少年气,语气骄矜又张扬。    “我们是商业联姻,结婚三年,到今天为止,他对我相敬如宾,没什么不好,就是有点不太熟。”  “太平淡如水了,我还年轻,还没体验过热恋是什么感觉,不想再过这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日子。”    简而言之,  他不爱我。    姜岁看着导演给他的手机屏幕上,播放着自己老公在各种商谈采访、发布会现场、慈善晚会出现的各种画面。  他按了暂停,正好停在对方出席母校晚会上,西装革履,彬彬有礼。    姜岁当时还在读大学,偶遇后问他怎么在这里。  孟从南徐徐解释,“来捐栋楼。”他顿了顿,“姜阿姨让我接你回去。”    回忆结束——  姜岁关上屏幕,撇嘴,“他真的很装。”    ·    直到随着节目组在家里各个地方装上摄像头,发布任务——    检查对方的手机时,在看到孟从南给他的手机备注是“姜姜”后,姜岁猛地熄屏,恨不得捂住摄像头,不让人拍了。  弹幕:“姜姜耳朵都红
?include file="E:\wwwroot\Simplified\ads\lin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