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在异世搞内卷自救成大佬 > 第三十四章: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第(1/1)分页

第三十四章: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沧海楼内的宋澜衣,在听到外界的那一声“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后,心中骤然震动不已。m.baijiawenxue.com

    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向外看去。

    哪怕有沧海楼阻挡,她依然能看见……镇国异象!

    何为镇国?

    镇一国气运,量一方气运,护万世太平!

    镇国诗一出,哪怕是先前的鸣州诗,也不由得黯然失色。

    只是宋澜衣对此丝毫不在意。

    真正最令她震惊的是,这首诗……分明就是前世中……一位伟人所做诗词。

    这段时间以来,她压在心底,每次深夜奋笔疾书时的茫然与失措,终于彻底消散。

    她想,她终于明白,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她来此处,是为了开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去见证……这个只存在于前世笔下的仙武世界。

    只是,若仅仅只是如此,宋澜衣还不甘心。

    她要爬到最高处,去看最盛大的风景……乃至,带着前世一众风流名士、帝王将相,也一同来到这个世界!

    明明他们也是前世中真实存在的人物,她宋澜衣既然能来到这个世界,为何他们不行?

    这一刻,她只觉得灵台空明,心灵澄澈,所有的一切杂念,在这一刻都尽数褪去。

    在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下,她嘴角浮起一抹安恬的笑容,神色宁静,“有人说,昨日种种,皆为梦幻泡影。然而……泡沫又如何,泡沫破碎的那一刹,留下的,是永恒的绚烂。”

    “世事繁华,如若大梦一场,那便让我在梦中,不醉不归。”

    她的声音空灵而宁静,在沧海楼内缓缓回荡。

    与冯德全交战的那名妖蛮,见到这一幕,杀机骤起。

    他当即向其余妖蛮厉喝,“杀了她!八品境即可明心见性,感悟道心,此子断不可留!”

    朱序临浑然不惧,双指拈起一张符咒,只见黑暗中,一道金光闪过,那符咒紧紧贴在宋澜衣的后背。

    随后,那符咒便化作一道护体金光,盘亘在宋澜衣左右。

    金刚咒!

    道教的顶级符咒!

    沧海楼楼主见到这一幕,双眼微眯,随后身体突然浮现出火红色的纹路,他整个人像是燃烧起来似的,一轮如煌煌天日一般的火球出现在沧海楼内。

    凡是火球附近,那些凡物都化作虚无,偶有袅袅白烟升起。

    宋澜衣抬眸看了一眼火球,目光毫无波动。

    她以一种莫名狂热的神态,明明只是八品境之身,但是不知为何,所有人在此刻,仿佛都感受到了一种睥睨天下的霸道绝伦。

    她眉心隐隐发亮,逐渐的,她的语速加快,语气也变得激昂有力,“我有一梦,梦中有一国,饱含上下五千年历史。”

    “时光长河漫漫,历史车轮滚滚,诗由唐兴盛,故有唐诗之称。”

    旁人都觉得宋澜衣疯了。

    一个梦?

    一个梦有什么好说的?

    梦里就算有一百个圣人,难不成,你还可以把这些圣人变出来吗?

    “唐,国祚绵延近三百年,盛唐文人无数,却为一人尽折腰。”

    说到此处,宋澜衣脸上泛起一抹潮红,她望向天空,仿佛在透过这个世界,看向那个诗酒风流的朝代。

    “笔落惊风?,诗成泣?神。”

    “此乃——青莲居士,李太白!”

    宋澜衣举起身旁的酒壶,仰头,举杯寄与天地,背后发簪掉落,青丝散落一身,宛若乱发狂生。

    她大笑一声,“今日我有酒一杯,诗仙可否与我共饮一杯无?”

    沧海楼的楼主甩开冯德全,在这一刻,直直地冲宋澜衣杀来。

    宋澜衣就睁着一双带笑的眼眸,直直地看着半空,仿佛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倏地,虚无中仿佛有大水漫灌之声。

    起先众人还以为,这是幻听,但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大,他们错愕地发觉……宋澜衣,可能真的召唤出什么东西来了。

    这怎么可能?

    他们从未听说过有人能以一个梦境,召唤出杜撰虚拟的人物。

    倏地,一道清朗恣意的青年声音响起。

    一抹青莲在半空中缓缓绽放,一位白衣青年凌空踏水而来,观其模样,恍若谪仙落俗。

    他手中拿着一壶酒,两靥升起一抹半醉半醒的微醺状,他满含笑意的眸子停留在宋澜衣身上,而后才懒散地看向那沧海楼楼主。

    面对天阳一般的火球,他只是朗笑一声,斜指苍天,大笑道:

    “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短短四句一出,天地都为之异色!

    一声清啼响起,一只盘亘凤鸟从火中展翅飞出,它以蔑视的态度,俯视妖蛮,当看见宋澜衣后,又欢悦地叫了几声。

    它绕行宋澜衣三圈后,略有些恋恋不舍地盘亘至高空。

    当它火焰似的的朱红羽翼完全张开时,几乎有一种遮天蔽日的错觉。

    哪怕宋澜衣站在下方,依然能感受到它身上的慑人温度。

    火红的凤鸟冲破沧海楼,一路向朔北边境飞去,再到中州、上京……

    直至环绕整个大乾整整三遍。

    这一刻,整个大乾王朝的人,都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高空中的凤鸟。

    甚至有老叟幼童砰然跪倒于街上,向着那天空中的凤鸟祈祷跪拜。

    直到凤鸟留下点点星火,向远处继续翱翔时,才有一位垂髫儿童,磕磕绊绊地站起来。

    她睁着大眼睛,不解道,“阿娘,那是什么啊?”

    妇人温柔地抚摸着儿童的发顶,“那是凤鸟。传说,每当有一首传天下诗词出世的时候,凤鸟便会浴火涅槃,巡回大乾天下,替太祖看一看……这天下万民,是否依旧安泰。”

    当最后巡游一圈时,凤鸟展翅于九霄之上,瞳孔中出现一抹人性化的灵动。

    下一刻,它口吐人言:

    “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